suns( ⸝⸝⸝•_•⸝⸝⸝ )♡

湮灭(序)


“阿sir,刚刚捕捉到一个从太平洋方向发射过来的不明信号。”


“把这个交到下面,继续观察哪一边的动向。”


“yes,sir!”



费力的把肩上的人往上托了托,一只手拿着钥匙摸索着插进了锁眼,扭了两圈,塔塔的声音在黑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空洞。

 

他也不开灯,借着门外微弱的光,径直的就走进了屋内。把身上的人往沙发上一抛,回身把门关了。将仅有的几缕微光彻彻底底的隔绝在外,一瞬间黑暗笼罩着整个屋子。空荡的除了轻缓的呼吸声,就再也容不下任何东西。

 

Bill嗅着渐渐弥漫在空气里的铁锈味,原本站定的脚步缓缓向窗边走去。

 

他掀起窗帘,几道银辉便从厚重的窗帘探进了屋里。他把帘布拉到了一边,淡淡的月光便倾泻而出,映亮了bill的侧脸。原本有些狰狞的疤痕在月光的笼罩下,也显得分外柔和。

 

 

冷冷的月光漫进屋内,依稀可以看清沙发上那人。他穿着一身古装,头上只用发带扎了一个简洁的发髻,看起来就像是刚从影视城出来没换戏服的演员一样。

 

可事实上,这也只是看起来。

 

他身上的外罩长衫破损了几处,红色的血液染上他深蓝的外衣隐隐透着一层黑色。里面白色的里衫早已被血液浸透,估计受伤的时间不短,红色的一片早已干成一片深褐。

 

微弱呼吸和几乎浴血的服饰,无一不是在显示这是一个濒死之人。

 

Bill转过身,背着光看不清他的表情。他凝视着沙发上那人依稀可见的面庞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

这个人来路不明,重伤濒死。对于现在的bill来说,无疑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。

 

可bill还是把他带了回来。

 

为什么呢?

 

大抵,是因为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吧。

 

不,应该说是。

 

和ben一模一样的脸。

 

 

微弱的月光映照在那人沉静的面庞上。那张和bill相差无几的脸上,在晦暗的屋子里无端的生出了一丝不安。  



水仙大乱炖 主bill

评论(1)
热度(9)

© suns( ⸝⸝⸝•_•⸝⸝⸝ )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