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s( ⸝⸝⸝•_•⸝⸝⸝ )♡

韦小宝X飞机

转盘= ̄ω ̄=糖*100+

一百字的糖,太难控制了=_=

梁面  正牌韦小宝之奉旨扣女X百分百英雄
飞机早上迟到了,在家匆忙刷了牙就赶到了警局打卡。他本想偷偷溜回办公室,却发现同事们都围着一间审讯室,站在门口不知在看什么。飞机凑上去想看看,可人太多,他也不愿意挤,就准备回位子上处理文书。
“飞机!”
上司叫他,飞机只能再转一圈,围在门口的同事已经给他让了条路出来,飞机便走了过去。
推门进去,飞机就看到了个人不人,鬼不鬼的一个东西,一脸黑灰都看不清五官。一身破破烂烂不知道哪个剧场捡的清朝官服。还留长辫子,跟个犀利哥一样。估计就是个骗子。声音呢么大,还敢对他上司指指点点,指手画脚。
“这什么地方啊?!你们都是什么人!凭什么把我抓起来啊!还有没有王法啊!”
飞机看着他就莫名觉得拳头痒,感觉这个人必须得打一顿。他这个人性子直,怎么想,就怎么做了。上去就是一脚把那个东西踢翻在地。
那东西被他的打的一愣,飞机趁他没反应过来,又是几个老拳,拳拳砸脸。飞机边打边觉得一早上的郁气全不见了,心里一高兴,又踢了两脚。那东西被他踢进了墙角,哀声连连。
“大哥,大佬,什么仇什么怨……啊,好痛。”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嘟囔着什么。
飞机觉得他就没有这么开心过,撸起袖子准备再来一轮。就被身后的同事们抓住了手脚。
“诶!飞机啊!”
“不能再打啦!”
“再打就要出人命啦!飞机!”
飞机被上司拉住了,有些不解。
“这不就是个骗子,打死算了。拉我干嘛。”
上司无奈,不停在心里念叨:我惯的……我惯的……不能骂……不能骂
上司深呼吸了一下,就说:“这是别人送来的,说是偷渡的大陆人,还没弄清楚哪里能这么打呢。消消气,消消气。”一边说一边给飞机抚背顺毛。飞机翻了个白眼,走到了边上,蹲下身,瞅了瞅还缩在地上起不来的‘呢个东西’。
“喂,你怎样啊,没事吧。”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推他,呢个人被推的翻了个身,突然瞪大了眼睛,坐了起来。
“师父!怎么是你啊!你怎么也来300年后啦?!”
飞机看着他满手的黑灰抓着他新买的白衬衫不放,脑子里只有一句话:一会是把他打进医院,还是起不来床……这是个问题。
飞机深吸了一口气,握住了那个人的手,一用力就把衣服从那只黑手上解救了出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一脚把那个人再次踹进了墙角。又是一番拳打脚踢,飞机再次被同事们拉开。飞机看着自己胸前的两个黑爪子,不知怎么有点想哭。两个月的工资……要忍住!他是男子汉!
边想着,一边还想再踹两脚。再次被同事们架了回来。
同事们表示:我们难得不出去搬砖,感情局里跟搬砖没啥差别=_=
等到风平浪静的时候,那个人已经被送了救护车,而飞机也被上司准假回去搓衣服去了。
晚上,飞机就想出去嗨皮一下,散散霉气,就call了火鸡一起去酒吧玩耍。他刚出了门,上司就call他,说是那个偷渡的人在医院跑了。要飞机加班去找。飞机只能放火鸡鸽子。夜晚的医院静悄悄,有点恐怖,不过飞机是个胆子大的,他和同事找遍了周围的街区,也问了很多店铺,都说没看到这么一个人。唯一没找的,那就只有医院了。这个医院挺大,同事去了住院区,飞机则负责清扫医院的空白区。这医院挺大,绿化也不错,有一处专门供给病人散步的区域。那里种了不少树木,影影错错的看不清楚。飞机走了进去,有些警觉,医院路灯昏暗,脚下的路都快和环境糊成一片了。微风轻轻过,惊起一片鸡皮疙瘩。飞机搓了搓手臂,觉得有点冷。突然飞机感觉被什么戳了一下,还没反应过来,他就已经不能动了。发生了什么?!
“嘿嘿!”
没等飞机多想,一声奸笑就已经暴露了对方的方位。飞机只感觉呢个人撩起了他的马尾看了看,又扔回了肩上。像是在他身后转了几圈,最后才终于晃到了飞机的面前。
是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男人,一脸青紫,有辱市容,一脸贱笑,还留着个麻花辫……麻花辫!是上午那个偷渡的人!
“之前打的爽吧!你也算是落我手里了!哼!你快说你到底是谁!你怎么和我师傅长的一模一样啊!说!”男人此时已经脱下了一身戏服,梳洗了一番,虽然满脸青紫,但依旧看的出来此人长相不俗。
他凑到飞机面前,上上下下把飞机看了个底朝天。还把飞机的枪拿了,飞机不能动,也不能说话,心里急的要死,又不知现在该怎么办。只能让他为所欲为。
飞机只觉得喉头一松。“你个扑街仔!你到底是什么人!你对我做了什么!”心里的话一溜全出了口。
“我是什么人?!说出来吓死你!我从三百年前来!奉皇上旨意来找皇后!没想到被你们这群刁民!烂仔!抓了!你还打我!”男人一下子暴跳如雷,气的跳脚。整个人都快扑到飞机身上了。
“我这是点穴!我不解穴,你就准备在这里站死吧!没有吃没有喝!饿死你!”
飞机不想相信这个男人,但他经历的又让他不能不去信。飞机一时无语。
“没话讲啦?!我有话讲啊!”男人还是说个不停,“一见面!就不分青红皂白打人!我做什么啦!我韦小宝!从来就没有人敢这么对我!我要你付出代价!”韦小宝觉得自己简直冤死,从清朝到三百年后来,他就没有舒服待过一刻,不是掉海里了,就是被审问,还被打!还被人用针扎!韦小宝简直哭出声。
“对不住。”
飞机看着韦小宝那可怜又滑稽的样子,突然有点觉得对不起他。
韦小宝一愣,有点懵逼。他看着飞机那双琥珀色的眼睛,在月光下显的特别温柔。韦小宝觉得自己像喝醉了一样,头晕晕的……

然后吐了一地,晕倒在了呕吐物里。

留下懵逼的飞机,还定在那里不能动弹。

评论(5)
热度(10)

© suns( ⸝⸝⸝•_•⸝⸝⸝ )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