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s( ⸝⸝⸝•_•⸝⸝⸝ )♡

让他降落= ̄ω ̄=--2


六月的雪下的格外漫长,来至八月依旧大雪纷纷,许多村头都遭了灾。华英雄看着窗外的飞雪,心里记挂家中父母。却也知道,自己无能为力,他只能在此安心习武。英雄心中闷闷,便取了赤剑,从小楼一跃而下,几个起落间,人已落在了练武台。

“英雄,你也来了。”
“你练的怎么样?进步不少噢。”

生奴也在练武台,他天资不足,平时又疏于练剑,被师父罚在练武台练剑。只是生奴再怎么练,剑法也总是七零八落,不成样子。英雄和他从小玩到大,也不忍打击他。只能帮他演示剑招,让生奴能多理解一些。

英雄翻飞在雪地里,雪花洋洋洒洒的落了他一身,又被他毫不留恋的拂去。一身白衣却比赤剑的红芒还夺人心魄,赤剑被他舞的似一轮烈阳,缠绵身侧,随心而起。

英雄练的入神,师父来了也不知。金傲带着大徒弟和一个陌生男人,站在台上看着英雄练剑。

待英雄收了剑势,金傲才开口:
“这是老夫的关门弟子,华英雄。”
满意之情溢于言表。

“师父。”
英雄闻言转身,与生奴一同行礼抱拳。却见金傲身边的陌生男子说话了。
“金先生的弟子,果然天资非凡。”

这个马屁拍到了点上,金傲笑着抚了抚长须。却并没有想要介绍一下那男子的意思,边笑边带着那人离开了练武台。鬼仆默不作声的跟随在后。

只留下英雄和生奴两人,继续练剑。

黑夜里的村子格外安宁,月光映雪,散着冷色。英雄还在练武台,生奴早已回房休息了。他穿着单薄的褂子,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台阶上。
每到夜晚,他总是思念爹娘。
英雄想的入情,练武台多了一个人也不知道。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,直到走近,英雄才回神过来,抬眼看去。
是晨时师父身后的那个男人。

那男人看着英雄抬头,不由一笑。他长的俊秀,目光也无恶意,英雄虽知这人无冒犯之意,但他生性不喜与陌生人接触,只好尴尬一笑,算是回应。

那男子好似浑不在意此翻尴尬的气氛,他走近了一步,抬头看了看空中圆月。

“今夜月色真美。”

他复又垂下眼睫,看着华英雄浅色的眸子喃喃自语。

趁有空= ̄ω ̄=能写多少写多少= ̄ω ̄=
上班了就是随缘了

评论(7)
热度(6)

© suns( ⸝⸝⸝•_•⸝⸝⸝ )♡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