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s( ⸝⸝⸝•_•⸝⸝⸝ )♡

让他降落= ̄ω ̄=再版 1

那是一个夏天,本该蝉鸣四起,炙炎铺地。却一夕寒风忽至,鹅毛般的大雪,一夜之间天地都染满银辉。
华英雄出生在沿海地带,这里在寒冬腊月也未必能见到雪,更何况六月飞霜。
他看着空中纷纷洒洒的雪花,美丽而又脆弱。华英雄离开遮蔽的屋檐,他渡步至院子中央,伸手去接。
晶莹剔透的雪花落在掌心,触之即融。他仰望天空,满心满眼都是雪。只觉得怎么也看不够。

“英雄啊,你阿爹找你。”
“哦。”
娘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华英雄看了一眼华夫人,乖乖的应了一声。留恋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漫天的飞雪,轻轻将手心的雪花吹去便跑远了。

“英雄,到了金傲师傅那里,要乖乖听话,不能再和家里一般。你长大了。”

华老爷坐在堂前,一腔慈父心肠。他看着妻子为独子整理衣衫,不禁感叹岁月。

“我知道了,爹。”
英雄抬头看向父亲,父亲的双鬓已有花白。英雄从小就情感丰富,多愁善感。看着父亲这样,华英雄心里的喜悦也冲淡了几分。

“去吧。”

雏鹰离巢方能成长,华老爷看着妻子送儿子离去的背影,心里空荡一片。

此番是华英雄第一次出远门,他刚出家门就脱了离愁,满心雀跃的去村口和生奴汇合。

雪此时已经停了,英雄踩在青石板铺就的路上,路上的雪已经被村民清理到了两边。他步伐欢快,很快就来到了村口,却没看到生奴人影。还未多想,便已经被雪球砸中了后脑勺。

英雄迅速弯腰从路边的雪地里抓了一把雪,窜进了林间反击。他犹如一只矫健的小鹿在林间飞跃,和生奴互砸雪球,笑闹声惊起一片飞鸟。而华英雄没有想到,他的无忧无虑会终结在十八岁。

“英雄!洋车啊!”
这时,一辆黑色的铁皮车缓缓驶进了清溪村。生奴眼尖,一眼就望到了这个洋东西。

华英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那铁皮车停在了村口,接着副驾驶座下来了一个一身洋人衣服,头发梳的光亮的高挑男人。他快步走到对侧后门,毕恭毕敬的为后座的人打开了车门。

华英雄不禁有些好奇,什么样的人会让人这样对待呢?他不由多看了两眼。却见一个同样洋装裹身的男人,满面肃穆的从车中钻出。华英雄离他们有些远,看不清他们的相貌,只觉得他们的背头在阳光下十分刺眼。他热闹看完,就和生奴拍干净身上的雪启程了。

华英雄却不知,那个被护在身后的男人回头望了一眼他们的方向。

之前的那个写的太多错误了,重写= ̄ω ̄=

评论
热度(5)

© suns( ⸝⸝⸝•_•⸝⸝⸝ )♡ | Powered by LOFTER